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我系举行

2022年7月19日15:12:58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我系举行已关闭评论 636

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我系举行

2022年7月18日上午,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清华大学科学史系系厅(蒙民伟人文楼B206)举行。本次会议由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和清华大学科学史系主办,来自国内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学术出版机构的二十余位嘉宾在线下现场出席会议,另有五百余名各界师友通过线上会议、直播等形式共同参会。会议由科学史系副系主任蒋澈主持。

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我系举行

线下会议现场

蒋澈首先介绍了本次研讨会的缘起,并感谢两大学会与各位参会嘉宾的支持。此次会议正值托马斯·库恩(Thomas Kuhn,1922年7月18日–1996年6月17日)诞辰100周年,2022年也是《科学革命的结构》(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 1962)出版60周年;此外,由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张卜天教授翻译的《科学革命的结构》新译本也即将在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我系举行

蒋澈主持会议

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我系举行

张卜天教授译《科学革命的结构》书影
(北京大学出版社,2022年即出)

接下来,范岱年先生首先在研讨会现场致辞,提纲挈领地回顾了库恩著作及其思想在中国译介、出版和研究的学术史。刘钝先生随后在现场致辞,幽默风趣地回忆了自己学术生涯中与库恩思想的三次交集,和各次契机中对库恩思想的学术评论与探讨。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理事长孙小淳教授在线上致辞,分享了库恩思想对自己从事中国古代科技史研究的启发。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副理事长刘孝廷教授在现场致辞,感谢了自然辩证法学界前辈学者和同仁在对库恩思想的传播中作出的重要贡献,并再次强调了库恩思想及其研究在中国和当代语境中的重要性。

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我系举行

范岱年先生致辞

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我系举行

刘钝先生致辞

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我系举行

孙小淳教授在线上致辞

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我系举行

刘孝廷教授致辞

本次研讨会邀请了四位学者在线上和线下作主题报告。清华大学科学史系王巍教授首先以《库恩与后库恩科学哲学》为题作线上报告,简要评介了库恩的生平和代表著作,梳理了自库恩同时代(1960年代)到21世纪的科学哲学教材中对库恩的不同评价,以此反映出科学哲学界对库恩思想的不同接受。随后,王巍教授进一步介绍了库恩在科学哲学界的影响,包括后达尔文主义的康德主义(post-Darwinian Kantianism)的发展、对科学实在论之争的介入、科学知识的社会维度及心理和认知维度在科哲界得到重视、科学史在科学哲学中的运用与整合(表现为1970年代起一系列新的科史哲机构的成立)、分支科学哲学的兴起等。

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我系举行

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我系举行

王巍教授在线上作报告

兰州大学哲学社会学院李创同教授在线上以《规范与游戏规则——库恩与维特根斯坦后期哲学》为题作报告。李创同教授对库恩文本采取思想史的分析方法,提出paradigm一词在中文里的翻译问题,指出其作为“规范”的含义,并探究“规范”概念在库恩思想中的起源。随后,李创同教授提出库恩在《结构》第二版中出现了所谓“维特根斯坦转向”,将“规范”一词与维特根斯坦后期哲学中的“规则”联系起来,探讨其异同,并引入波兰尼的“意会”概念帮助澄清其理解。

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我系举行

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我系举行

李创同教授在线上作报告

北京化工大学文法学院崔伟奇教授在现场作题为《库恩哲学对其他学科的影响》的报告,对库恩在哲学、科学论(science studies)学科内部及其外部的文化影响力作了全面而简练的综述。崔伟奇教授在报告中认为,库恩的思想构成了科学哲学乃至科学论内部的转折点,从一统转为开放、多元、多向度;而在更大的范围内,库恩哲学则引发了“科学观”的革命,“启发”了“后现代”思潮,引发了具有美国特色的创新哲学。最后,崔伟奇教授简要解析了库恩哲学影响力的来源,包括库恩个人经历的独特性、其哲学思想的包容性和调和性,甚至是学界对库恩的反讽和误用也加深了其思想的深远影响。

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我系举行

崔伟奇教授作报告

最后,清华大学科学史系主任吴国盛教授在现场以《库恩与后库恩科学编史学》为题作报告。报告的第一部分讨论了库恩著作中的科学编史学自觉:与库恩同时代的科学编史主要是辉格史的编史观念,但也出现了来自新的哲学史原则、中世纪与现代早期科学史研究、新兴起的科学通史等三方面的变革动因;在此背景下,库恩主要受到以柯瓦雷为代表的思想史/内史传统的影响,秉承“对过时的文本恢复过时的读法”,但又吸收了来自德国社会学传统、马克思主义传统对体制、社会经济等新因素的重视。在报告的第二部分,吴国盛教授探讨了后库恩的科学编史学,指出库恩的影响既表现为对柯瓦雷科学思想史研究纲领的继承、作为职业化科学史家对辉格史的拒斥,又表现为如《哥白尼革命》一书中对社会心理因素的引入、对科学革命整体性的弱化(通过引入培根科学的概念)、对内史外史结合的强调。最后,吴国盛教授还介绍了国际科学史界的诸种新的编史学倾向,包括社会建构论转向、实践转向、关注科学知识的制造与传播等。

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我系举行

吴国盛教授作报告

在各位报告人的主题报告结束后,线下、线上与会的各位嘉宾和师友都与报告人展开了热烈的提问讨论,在评论过程中,生发了不少围绕库恩科史哲思想各方面值得继续深入研究的问题,其所在问题领域的研究现状和进展也得到了评议。会议在充实、欢快的氛围中圆满结束。

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我系举行

会议现场合影

纪念库恩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我系举行

线上参会合影(部分)

摄影:刘年凯

撰稿:黄宗贝

编辑:黄宗贝

weinxin
关注科学史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7月19日15:12:58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dhs.tsinghua.edu.cn/?p=9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