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2日系学术例会第76期纪要:姚月、乔宇主讲

2020年12月3日15:01:592020年12月2日系学术例会第76期纪要:姚月、乔宇主讲已关闭评论 5,111

2020年12月2日上午9点,科学史系学术例会在本系系厅举行,本次例会由2018级硕士生姚月与2017级博士生乔宇作汇报。

姚月的报告题目为“中医小儿推拿的兴起——基于C门店小儿推拿馆的田野研究”。文章基于 STS 的视角,运用了医学人类学的方法对小儿推拿在近年来的兴起这一现象进行了分析。报告指出,在医疗多元化的今天,病人如何选择某种医疗话语或医疗模式往往是一种现实策略,不仅仅是经济考量而已,也有重要的文化因素。除此之外,文章还考察了小儿推拿师在工作过程中实际关注的问题和诉求以及商业合伙人与政府相关部门之间的博弈。最后,文章关注小儿推拿具体的实践过程以及在推拿实践的过程中,行动者之间是如何通过语言和行为的建构,共同营造医疗实践的话语和操作空间的。

2020年12月2日系学术例会第76期纪要:姚月、乔宇主讲

姚月作汇报

姚月报告结束后,王程韡老师首先进行了点评,给出了两点建议。包括理论和经验材料结合的问题以及参考系选取的问题。在点评的过程中,王程韡老师还对cultural manifolds概念进行了阐释。胡翌霖、王巍、刘兵老师也对报告的内容进行了点评,他们尤其关注的一点是,作为田野调查者的立场问题以及价值中立的问题。学生们也针对汇报的内容提出了补充性的想法和建议,姚月对提问和建议一一进行了回应。

乔宇的报告题目为“热力学原则的起源——从Count Rumford与Sadi Carnot谈起”的分享。一般来说,人们将热力学第一定律的发现归功于Mayer和Joule,将第二定律的发现归功于Clausius和Thomson。然而,在Clausius被认为提出了热力学第二定律的论文(1850)以及Thomson被认为提出热力学第二定律的论文(1851)中,都是将整个热的动力学理论建立在两个命题上,分别是Joule的热功当量和Carnot的热机定则。因此,在Clausius和Thomson的论文中,似乎只是重述和协调了先前关于热功当量和热机效率的原理。因此,为了判断热力学原则的发现应该归属何人,就不得不由热功当量和热机效率的发展谈起。对于前者,乔宇同学追溯了三个业余科学家——军事工作者Benjamin Thomson、医生Robert Mayer、啤酒制造商James Joule分别“无意地”走上了这条研究道路,以及他们的成果;对于后者,乔宇同学这主要介绍了另一位业余科学家——军事工程师Sadi Carnot的工作。在此基础之上,乔宇同学又剖析了William Thomson在1847年和1845年先后与这两条路径相遇时,面临何种两难困境,而这恰恰是Clausius(也包括Rankine)和Thomson进行后续开创性工作的前提与基础。作为结论,乔宇同学指出,在对热力学定律发现的归属问题上存在一个错位,即如果认为第二定律的发现应该归于Clausius和Thomson,那第一定律的发现也应该归于他们二人;而如果将第一定律的发现归于Mayer和Joule,那第二定律则应归于Carnot。

2020年12月2日系学术例会第76期纪要:姚月、乔宇主讲

乔宇作汇报

在评论环节,胡翌霖老师指出,分享有点过于偏重历史事实的叙述,缺乏问题意识,也没有很明确的受众;建议要更明确地澄清学术中已有的争议,及本文论述的关键点:从何处介入、如何超越前人。刘兵老师指出,要分析热力学定律发现者的这种错位,首先要确定科学定律发现的标准,以便分析不同的主张究竟是基于不同的标准、还是同一标准下不同的事实。王巍老师指出,分享的题目本身就有含糊性,应该更明确地说清是热力学第几定律的发现;王老师还认为,应该突出报告能提供的更多的信息,并对一些信息表示了质疑:比如Joule是否上过大学,Joule温度计1/200的分辨率是否可靠;针对“错位”问题的分析,王老师认为可以假定Nobel奖颁奖的情况,定量地、可操作地研究。王程韡老师建议,在论文中千万不要有方法论上的辩护,不要为“补充科学”站台;其价值应该通过写作让读者自己体会、而非由作者说教。蒋澈老师则关心了文献阅读的深度问题,即在公开发表的论文之外,是否有手稿、笔记等的阅读,以及这些阅读是否带来新的闪光点。除此之外,杨旭琴同学分享了她对Clausius的研究,其他同学也就一些细节提出疑问,比如Mayer在1841年被拒稿的文献依据。报告结束之后,还有一位同学友情指出,ppt上有把Thomson的生卒年写错。

weinxin
关注科学史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12月3日15:01:5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dhs.tsinghua.edu.cn/?p=6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