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科史哲讲座第50讲纪要:Neal & Ann Koblitz,“科学史、人文学科与全球事务初探”

2022年5月23日16:56:16清华科史哲讲座第50讲纪要:Neal & Ann Koblitz,“科学史、人文学科与全球事务初探”已关闭评论 1,057

2022年5月6日晚上9-11点,清华大学科学史系邀请了位于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数学系教授尼尔·科布利茨,以及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荣休教授安·科布利茨共同做客清华科史哲讲座第50讲。讲座以《科学史、人文学科与全球事务初探》为题,在zoom线上平台进行,超过150名国内外的师生学者参与。

一开始,科布利茨教授夫妇祝贺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成立10周年,并对他们的演讲被列为人文学院10周年纪念讲座深表荣幸。尼尔·科布利茨教授指出,清华被誉为“中国的麻省理工”,正如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也被称作 “美国的清华大学”。对于本科到博士一直念数学的他来说,清华有着非凡的吸引力。

这次讲座分为两个主要部分进行。第一部分由尼尔·科布利茨教授主讲,这部分的内容取材自他不久前发表在《高等教育记事报》上的评论文章,“数学、科学和技术专业学生为何需要人文主义教育”。尼尔·科布利茨教授指出,成功的科学家必须学会叙事性写作,特别是如何把科研课题用故事形式表达。他特别指出一个常见的误解,即科研课题只是一系列公式和演算的结果,与文字无关。他认为这是错误的观点,因为公式和数据只是佐证,如何把证据有效串联在一起,需要清晰的思维和有效的文字。另外,当科研课题关注实际问题而非理论猜想的时候,建立跨学科的科研团队就显得非常重要。这个团队还可以吸纳非科学家群体作为成员,帮助团队内的科研人员更好地理解课题现实的一面。尼尔·科布利茨教授以他任教的华盛顿大学为例,华大健康指标和评估研究所(IHME)在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早期,也就是2020年3月,通过数学模型,预测美国的疫情将导致约6万人死亡,并于3–4个月内结束。IHME错误的预测被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引用,严重脱离实际感染和死亡人数。尼尔·科布利茨教授指出,IHME的错误估算来自数学家单纯依赖其他国家的数据,却没有考虑不同国家防疫政策、对传染病文化态度等差异。虽然被政客不正当利用,但IHME最初错误的估算是科学家漠视历史、社会与文化因素所导致。最后,尼尔·科布利茨教授从他自己的研究领域––数学密码学和网络安全––出发,说明科学家也有成功兼备社会人文因素的正面例子。至今密码学史上最著名和最有影响力的论文是密码学家惠特.迪菲(Whit Diffie)和计算机科学家马丁.赫尔曼(Martin Hellman)在1976年合作撰写的 “密码学新方向”。 论文采用广阔的视野,超越了它的技术内容––迪菲-赫尔曼密钥交换––不但清楚地解释了公钥密码学的潜力,并概述了未来互联网的愿景(论文发表15年后互联网才出现)。 即使在将近半个世纪之后的今天,密码学的新方向仍然被广泛研究。这两位科学家都受过良好的人文教育,非常擅长写作,并且对技术对社会的影响有着浓厚的兴趣。这些例子说明,想要成为有影响力的科学家,首先要避免因狭隘的技术观而犯错,还要接受人文学科的广泛教育。

第二部分由安·科布利茨教授主讲,题为 “欧洲和北美地区以外的性别和科学”。安·科布利茨教授首先为我们介绍了近代史上第一位女数学家:俄国的索菲娅·科瓦列夫斯卡娅(Sofia V. Kovalevskaia, 1850–1891)。科瓦列夫斯卡娅不只是近代史上第一位取得数学博士学位的女性,还是近代研究型大学正式聘用的第一位女教授。科瓦列夫斯卡娅以其卓越的科学成就和独特的历史地位,成为性别和科学研究领域的重要研究对象。安·科布利茨教授为我们介绍她对这一领域中的重要著作,包括美国物理学家伊芙琳·凯勒的《对性别和科学的反思》,以及美国社会学家南希·乔杜罗的《母性的再生产:精神分析与性别社会学》的批评与反思。凯勒的作品是典型的后现代性别理论,其核心思维是性别本质主义,不只夸大男女本质上的差异,还结合性别客体关系理论,声称人类从婴儿时期开始,男孩就学会了客观地思考,而女孩则没有。 这种说法并非基于科学证据,而是性别偏见。乔杜罗的《母亲的再生产》就是典型的性别客体关系理论的代表,凯勒和乔杜罗理论的基本问题在于,他们忽略了性别角色的历史、地域、阶级、种族的差异。安·科布利茨教授指出,女性在科技医事业的参与度比一般人想象的要高。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文化都产生了女科学家、女治疗师和女发明家,但女性参与科学事业的历史是不平均的,它展现的不是线性的历史进步观,不能用过时的辉格式的史观去看待。安·科布利茨教授随后为我们介绍了由他们夫妇俩在1985年主持建立的科瓦列夫斯卡娅基金会。该基金会旨在资助在第三世界国家从事科技医领域研究的女性学者,得到了越南首位女数学家,黄春生(Hoàng Xuân Sính)教授的大力支持。黄是河内教育学院的教授,是越南最早的女正教授之一,多年来在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中担任越南队的教练,并取得一些非常好的成绩。除了黄春生以外,另一个受到基金会扶植的优秀越南女性是阮氏定(Nguyễn Thị Định)。阮是越南妇女联盟主席,曾任越南人民军将军、民族解放阵线副司令员、长毛军(全女性)司令员。阮担任科瓦列夫斯卡娅奖委员会主席长达 30 年,其中包括她担任该国副总统的 10 年。 她对奖项管理的深入参与是该奖项在越南享有盛誉并受到媒体广泛宣传的原因之一。最后,安·科布利茨教授以2017年去世的天才伊朗女数学家玛丽亚姆·米尔扎哈尼(Maryam Mirzakhani) 的事迹,为讲座划上完美的句号。米尔扎哈尼1977年在伊朗出身和接受教育,1995年在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中以满分获得金牌,2014年获得数学界的诺贝尔奖––菲尔兹奖,成为史上首位获此殊荣的女性,也是首位获奖的伊朗人,曾任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2017年,米尔扎哈尼因乳腺癌在美国去世,终年40岁。

在问答与讨论环节,科布利茨夫妇与现场师生就俄罗斯科技史、科学史学科教育,以及女性科学家群体的科学史等话题展开了讨论。

 

二审与编辑:陆伊骊

初审:蒋澈

初稿:骆昊天

weinxin
关注科学史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5月23日16:56:1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dhs.tsinghua.edu.cn/?p=9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