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科史哲讲座第29讲纪要:John Durant,“建设科学史主题的博物馆馆藏:从何开始?”

2019年10月31日下午,清华科史哲讲座第29讲在清华大学科学史系系厅举办,本次的主讲人是麻省理工学院博物馆馆长约翰·杜兰特(John Durant)教授,报告题目为“建设科学史主题的博物馆馆藏:从何开始?”(Building a museum collection in the history of science: where to start?)。

杜兰特教授首先介绍了麻省理工学院博物馆的历史和定位。他指出,以历史藏品为主的新建的科学博物馆在全世界范围内都相对较少——人们常见的科学技术中心并无历史馆藏,但历史文物馆藏对于深入了解现代科学技术的性质和意义非常重要。杜兰特教授用几个例证说明了博物馆实物展品所能负载的巨大意义。其中麻省理工学院博物馆馆藏的该校南茜·霍普金斯(Nancy Hopkins)教授的卷尺极有代表性——这一卷尺体现了女性科研工作者独特的平权过程,吸引了众多博物馆观众。

杜兰特教授在讲座中

杜兰特教授在讲座中

随后,杜兰特教授以麻省理工学院博物馆近期的馆藏建设为例,探讨了在收集科学史藏品时应注意的若干事项。他指出:(1)科学史藏品虽然数量庞大,涉及时段与地域众多,但最重要的是要将历史理解为人们当下与过往的创造,可从身边器物和熟悉的领域开始收藏,不应背负有太多心理负担而推延馆藏建设。(2)在收集科学史藏品时,应与科学家和科研机构建立并保持良好的联系,要留意那些被科学家们丢弃的东西。(3)收集工作不可能做到全面,因此要有选择性地收集那些不寻常的、有象征性的、有表现力和重要意义的器物。(4)在收藏过程中,有时很难判断一藏品是否具有重要历史意义,应当认识到这种困难的存在。

杜兰特教授的讲座结束后,听众就若干策展与典藏实践问题与杜兰特教授做了深入的交流。杜兰特教授还参观了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的临时展览室、工作室和库房,高度评价了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的现有工作,并对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提出了若干建议。科学史系部分教师和关心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发展的校外学者与杜兰特教授共进了工作晚餐。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