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科史哲讲座第28讲纪要:Michael Friedman,“方法论结构主义:现象、由理论中介的测量与科学实在论”

2019年10月30日下午,清华科史哲讲座第28讲在清华大学科学史系系厅举办,本次的主讲人是斯坦福大学哲学系的迈克尔·弗里德曼(Michael Friedman)教授,报告题目为“方法论结构主义:现象、由理论中介的测量与科学实在论”(Methodological Structuralism: Phenomena, Theory-Mediated Measurement, and Scientific Realism)。本次讲座同时也为北京科学哲学论坛2019年第2期。

弗里德曼教授在讲座中

弗里德曼教授在讲座中

弗里德曼教授指出,他在本次讲座中试图发展的观点受到了霍华德·施泰因(Howard Stein)和乔治·E. 史密斯(George E. Smith)的启发。弗里德曼教授首先介绍了当代实在论的不同版本。接着,弗里德曼教授以引力问题为例,引述了康德在《自然科学的形而上学基础》中对引力的表述。康德认为牛顿正确地撇开了一切假设来解答物质万有引力之原因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是物理的或形而上学的,但不是数学的——在牛顿那里,那些并非从现象中推得的东西被称为假说。因此,康德接受了牛顿的看法,在处理力时不考虑那些涉及潜藏机制的“假说”。但弗里德曼教授指出,我们也必须假定重力拥有一定的数学属性,可以简化由理论中介的对这种力的测量。这种抽象的“结构”观念并不是当代“结构实在论”的一种变体版本,而是在方法论意义上使用由理论中介的测量。弗里德曼教授随后转向了物理学史提供的例证。在水星近日点进动问题上,牛顿的说明方式失效了,被爱因斯坦的说明方式所取代,而这涉及空间的非欧几里得结构。在电磁波的问题上,电磁场的“结构性”属性也是通过由理论中介的测量来建立的。弗里德曼教授最后指出,由理论中介的测量是对康德“图式”(schemata)观念的一种一般化。

弗里德曼教授的讲座内容深刻,信息量大。系内外听众就科学实在论问题、各种理论比较等问题与弗里德曼教授做了讨论。

本次讲座结束后,弗里德曼教授与我系教师与部分校外科学哲学同行共进了工作晚餐。

弗里德曼教授与听众合影

弗里德曼教授与听众合影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