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系刘钝教授被授予2019年国际科学史研究院柯瓦雷奖章

2019年9月12日至15日,第一届国际科学史研究院大会(1st Conference of the 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the History of Science)在希腊雅典召开。9月15日会议闭幕式上主办方宣布了本届“柯瓦雷”奖的评选结果,我系刘钝教授被授予2019年柯瓦雷奖章。颁奖仪式后刘钝教授进行了简短致辞,回顾了40多年来科学史学科在中国的发展情况,致敬前辈学者的艰苦奋斗与贡献,也对中国新一代年轻学者的工作表示肯定并寄予厚望。致辞之后,刘钝教授进行了学术演讲,题目是《从蒂迈欧到五轮塔:关于佛教五轮塔的跨文化研究》(From Timaeus to Gorintō:A transcultural study on the Buddhist five-ringed tower)

“柯瓦雷”奖由国际科学史研究院设立,旨在表彰对科学史事业具有突出贡献的科学史家。该奖项自1968年首次颁发,在1989年后固定为每两年评选一次,刘钝教授荣膺“柯瓦雷”奖是中国科学史家第一次获此殊荣。

       刘钝,男,1947年生于湖北武汉,2018年出任清华大学科学史系特聘教授。主要研究方向是中国古代数学史、中外科技交流史、科学史的跨文化研究、李约瑟问题、科学与艺术等。曾担任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所长(1997-2005),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理事长(2004-2008),国际东亚科学技术与医学史学会主席(2002-2005),国际科学史学会主席(2009-2013),第10/11届全国政协委员(2005-2013)。

附:刘钝教授致辞译文

       谢谢(院长、秘书长),谢谢詹嘉玲博士的介绍。感谢国际科学史研究院给我这么大的荣誉。奖章沉甸甸的,真有点拿不住。

对于我,一个文革期间去内蒙古当农民和牛仔的中国人,亚历山大•柯瓦雷是一个天上的名字。历届柯瓦雷奖获得者的成就与著作也是每位科学史家从事研究与写作的楷模。如果本人的经历有什么特别的话,就是自文革结束开始投身科学史事业的40多年里,我的国家经历了一场巨大的变革,无论是经济上的、文化上的、科学与技术上的、国际关系上的,还有学术研究的大环境和组织建设方面,进步是明显的,对人类社会的进步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当然中国的问题还很多,有待持续稳定地改进。正是在这一历史进程中,我开始进入科学史领域,首先在中国数学史方面,特别是明清之际传统天文数学面临西方近代科学带来的冲击之后中国方面的反应,后来扩展到中国与西方在科学与文化上的交流和互动,跨文化研究,李约瑟问题,科学与文化、艺术的关系等。发表了一些文章,也曾担任科学史研究机构与全国性组织的领导。现在我已从中科院退休,但是仍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科技大学等中国顶尖大学的科学史系兼职或任教。

40多年来,科学史在中国取得了一些显著的进步:学术队伍上,从一个只有一个国家级研究所与若干零散的研究小组与个人,变成多所大学里的科学史院系、研究所、研究中心并存、人员交叉流动、单位间良性竞争、学科互补的新局面;从研究内容来看,对中国古代科学与技术成就的关注仍然受到鼓励并继续发展,中国近现代的科学、技术与医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科学的社会学与文化学研究,科学史的跨学科、跨文化研究,国别史和区域文明史——包括古希腊、西方、伊斯兰世界、俄罗斯、印度、波斯、日本,都有人在研究。1980年以前中国大陆学者很少有与国际同行交流的机会,今天中国学者特别是年轻一代开始活跃在国际学术舞台,一些优秀的学生在国外名校或著名机构深造,有些人已经学成回国任教。中国也成功地举办了国际科学史大会与其他多种多样国际性的研讨会,若干中生代科学史家还在国际科学史机构中任职。在这一历史进程中,我的许多前辈老师在非常艰苦的条件下做出了至关重要的贡献,这里我没法一一列举他们的名字。同时,我的一些同事,包括若干年轻学者都做出了远比我出色的工作,对此我心知肚明,绝不是中国式的客套。

亲爱的同事们,在科学史这个学科领域,中国仍是个后来者,我们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补课。因此,我把这个柯瓦雷奖章,当作国际科学史同行对中国科学史家在这一学科领域取得的进步的一种鼓励,我欣然地接受。谢谢国际科学史研究院,谢谢评奖委员会,谢谢所有的同事特别是在座的各位。

评论已关闭